「20世紀前半世紀義大利藝術的冒險」特展
Une aventure de l art Italien 1900-1950

「20世紀前半世紀義大利藝術的冒險」 (Une aventure de l art Italien 1900-1950) 2006年4月5日至7月3日,在大皇宮國立畫廊展出,這是巴黎首次有系統的呈現20世紀前半世紀義大利藝術的全景,是一個相當盛大的展覽共有百幅作品包括繪畫及雕刻,眾多來自於義大利現代及當代美術館。

一提起義大利20世紀的藝術就馬上聯想到世紀初的未來派(Futurisme) ,是名詩人馬里內蒂(Marinetti)於1909年發表聲明,宣稱過去的藝術以死亡、未來主義的誕生及一種 新的美學標準的來臨,認為:「一台急速奔馳的車子被認為比薩莫色雷斯《雙翼勝利女神》更漂亮」。隔年一群畫家:波爵奧尼(Boccioni)、卡拉(Carra)、魯索(Russolo)、巴拉(Balla)和塞弗里尼(Severini)共同發表一篇未來主義畫家宣言:「一切事物都動的,無時無刻都在變化。事物的輪廓在我們眼中並非靜止的,而是不斷地顯現和消失,消失和顯現。活動中的事物在我們眼中會不斷加多,而且互相追逐,在其行進空間中急遽顫動。一匹奔跑中的馬有20條腿,並非4條,而且腿的動作為三角形。」這裡宣告了一種新的絕對速度,新的景象現代生活,新的起因科技。未來主義者在樂觀進取下,強調現代生活的動力論:藉著分色主義(新印象派)的技巧,在立體派的相互影響形式、節奏、色彩及光線下,以便表達一種樂觀的感覺,一種同時性的精神狀態及可視世界多樣的結構。在未來主義的經驗下,預兆達達主義、超現實主義和70年代偶發表演藝術的來臨。

20年代間奇里科(Chirico) (1888-1978年) 「返回規則」開創出形而上(Metaphysique) 繪畫,他那些強而有力圖畫中更強調出一種有關確實神話的力量,成為一種神奇的視覺,發揮一種迷惑力及一種持久的影響力成為超現實主義的先驅。這期間還有一位義大利最別開生面的畫家莫宏迪 ( Morandi) (1890-1964)回到傳統繪畫,從1920年開始肯定繪畫在瓶瓶罐罐的靜物世界裡,在形式及色彩、光線及陰影、靜謐及詩意間內化的「探討失去的光陰」。奇里科的形而上繪畫,卡拉的原始主義及莫宏迪的返回繪畫, 都深深的影響80年代的義大利超前衛藝術。

50年代布里( Alberto Burri) (1915) 及封達訥 ( Fontana) (1899-1968)的作品成為義大利藝術激進改革的化身,在隱喻及美學的展現下。封達訥全部的作品都環繞空間觀念 ,他作出一系列空間主義(Spazialismo)的聲明展現,他重新使用那些科學與進化的題材在一種抒情形式裡,已經由1909年未來主義者們所發展,在物質強烈的形式下展現時間及空間、天體及地質、想像及神奇,「空間主義」之觀念就成為他作品的探討主體 。布里肯定日常生活最平凡及最貧窮的素材,沙、石、泥土、破舊的布、燒燬的木片、生_鐵片、燒焦塑膠布等等,感性地肯定創傷的繪畫軀體,強調物質的能量及張力,在物質及肌理、形式及色彩、物理及心理、象徵及隱喻之間直接展現,成為義大利物質性藝術探討的先鋒。布里和封達訥都為義大利60年代末期的貧窮藝術開了先河。


未來主義畫家魯索羅(Russolo) 的「一輛樂觀的汽車」1911年。



未來主義畫家塞弗里尼(Severini)的「紅磨坊的舞者」 1919年。



形而上畫家奇里科的「阿波里納畫像」(Potrrain G Apollinaire )1914年。



奇里科充滿神奇的形而上畫作。



奇里科「無法理解的憂愁」(Melancolie hernetique )1919年。



布里的「燒焦的塑膠」(Combustione plastica) 1964年。



封達納的「空間交響曲T-10」4 1958年。



封達納的「上帝之死」(La fine di Dio)1963-64年。


回到 巴黎藝術平台 目錄